梦的索引

梦的索引

浅悠悠

5.20

to.** (从此,某人不理我)

风,轻拢着寒衣,

愁云,悄然漫入天际。

夜,显得如此孤寂。

寂静,淹没了每一个字节,

而我,沉浸在如梦般的程序。

不妨覆盖这寂寞的夜色,

将整个世界虚拟。

调用一个time函数,

永不熄灭的星空由我来设计。

早晨迎接春的花香,

午后拥抱夏的暖阳,

黄昏品尝秋的硕果,

静夜寻觅冬的足迹。

四季以奇幻的循环交替。

调用一个process函数,

柏拉图的理想国由我来开辟。

辽阔的天空一碧如洗,

雄鹰与黄鹂整齐地共鸣,

城市以和谐的进程刷新,

物竞天择已被仁爱更替。

世界如蒲公英般无忧无虑。

再定义一个爱你的函数,

永恒是爱的生命周期。

星空因你而努力闪耀,

四季因你而相伴朝夕,

花儿酿香渲染着你的气息,

阳光拂晓映射着你的甜蜜。

在这个世界里,

你是唯一的主题。

我将自己作为参数,

向爱你的函数传递,

却意外发现你并不在我的域。

我开始不断重载爱的定义,

将你我的变量封存在同一结构体。

但很快系统出现了bug。

当进程陷入死循环时,

才发现此算法不可逆。

也许你已在我的世界

永远赋上了静态的属性。

系统不断将思念返回压入我的堆栈,

而我的内存此刻已满满是你。

我向系统申请最后一点内存,

打开心的端口监听你的信息,

返回却总是操作失败的消息。

我想重写爱的模板,

再一次将爱传递,

却无法返回你也爱我的信息。

我试图虚拟出最后一点内存,

将“你爱我吗”的字符串压入栈尾,

打开最后的端口传递给你。

倘若返回值为真,

我愿释放掉整个世界的内存,

从此只储存关于你的回忆。

否则我愿析构自己,

将所有的喜怒哀乐封进内域。

从此不需要让你知道,

我一直爱你。

此端,彼岸,

谁在孤独地将二叉树上的结点遍历?

谁苦苦寻找连接着爱的网络服务器?

虚拟,现实,

我是茫茫内存中哪一个孤独的进程?

又是匆匆人海里哪一个寻梦的躯体?

我能编译出整个世界,

却无法虚拟真实的你。

爱的程序,

也解不开你我的局。

也许程序注定是梦,

而你,

永远是我梦的索引。


纸短情长啊文章结束了但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